1.2 正文页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特战部队让国会与国防部不省心

  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更伤美国人自尊的一幕出现在电视画面中,一群索马里人用绳子拖着一具美国特种作战队员的尸体游街示众,被俘的美军特战队员杜兰特也出现在电视画面中。这一幕深深刺痛了美国人的心,舆论一片哗然,抨击美国政府出兵索马里的声音此起彼伏,国际上对美军借反恐之名介入非洲国家内乱的批评之声也不绝于耳。迫于压力的克林顿政府不得不与艾迪德方面进行秘密谈判,最后达成协议,艾迪德交出飞行员杜兰特和那具美军士兵的尸体;美军则释放抓获艾迪德的俘虏,并不再打击艾迪德的军队,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还单方面规定了美国从索马里撤军的最后期限。
  2011年5月1日凌晨,美军“海豹”突击队展开的远程奔袭“海神之矛”行动,依赖国家级通信、情报、基地等相关资源的超常保障,成功击毙本·拉登并携带尸体撤离,算是一起特种作战的成功范例。即便如此,仍有一架价值5000万美元的隐身“黑鹰”直升机意外坠毁,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有人可不这么看
  批评特种作战部队道德水准下降、士气低落,自然会有人不高兴,也不这样看。美国国防部主管特种作战和低强度冲突的助理部长欧文·韦斯特在美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不久前举行的听证会上,就驳斥了对特种作战部队的批评,宣称:
  【“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特种作战部队没有超负荷,也不会垮掉。这是一支非常健康的力量,他们随时准备保护国家不受日益强大的敌人的伤害。”】
  对韦斯特的辩词,美国会议员们并不相信。不然,特朗普总统怎么会在2018年8月签署的“2019财年国防法案”的条款中,要求美国防部在2019年3月1日前向国会提交一份详细保障计划,分析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军官与文职人员所需的职业与精神心理训练水平保障、国防部分管特种作战和低强度冲突助理部长在这一进程中的作用和责任以及特种作战部队应对对美国威胁的能力。
  连年四处征战落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