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西方大国操纵“颜色革命”的心态与手法

“颜色革命”使用非暴力手段,组织者有意将自身包装成争民主、护人权、维护公民利益的“正义抗争”,甚至抗议氛围也搞得像“嘉年华”,但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现实表明,“阿拉伯之春”已然成为“阿拉伯之冬”,这场剧变给阿拉伯世界造成的浩劫之大,不亚于一场全面地区战争。

  【原编者按】近来,暴力乱港事件严重危害了香港自身的繁荣与稳定,引发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值得高度警惕的是,从2014年的所谓“占中”到今天的暴力乱港,都是以激进的所谓“街头抗争”来冲击政府机构、长期堵塞交通要道,胁迫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妄图实现改变政府决策、要求行政长官等特区官员下台乃至“港独”等所谓“政治诉求”的“非法运动”,完全具备了外部势力深度介入、一手操纵的“颜色革命”的各种特征。这些情况已绝不是正常民意表达的行为,而是彻头彻尾的外部势力驱动的颠覆活动。看清“黑手”,从容应对。维护香港繁荣稳定是14亿中国人的共同意志,任何用“颜色革命”祸乱中国香港的企图必将失败。
  近年来,“颜色革命”日渐成为威胁第三世界国家政权安全的最大动荡源。这些“颜色革命”虽然冠以“革命”之名,并动员民众参与,实则处处受到外部势力操控,最终目的则是颠覆他国政权、制造“可控混乱”,将国家和民众带向灾难的深渊。2011年“阿拉伯之春”就是典型案例。
  冷战结束以来,以非暴力方式实现政权更替的“颜色革命”越来越多。从20世纪90年代初苏东剧变到2003年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从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到2005年吉尔吉斯的“郁金香革命”,从2011年“阿拉伯之春”到2014年乌克兰“二次颜色革命”,都是“颜色革命”的典型案例。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如白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等)发生了未遂的“颜色革命”。据统计,近三十年来,所谓“非暴力革命”推翻的政权占政权垮台总数的9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