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退出《中导条约》给我带来多方面战略风险

  增添军控方面的外部压力
  美退出《中导条约》表面上是针对俄罗斯,但背后的深层次考量意在约束中国。美《侨报》分析认为,中国是美方退约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中国在美俄受条约束缚时迅速发展中程导弹。
  美国一直以来就旨在利用“军控”问题对我施压,企图拉入传统的美俄双边军控机制内,约束我“撒手铜”武器发展。特朗普政府自对外宣称将退出《中导条约》以来,就多次渲染其背后的“中国因素”。特朗普在2019年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宣称,“因俄多年来屡次违约,美退出《中导条约》是“别无选择”……美寻求就新的《中导条约》进行谈判,但必须把中国等国纳入谈判”。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也表示,33%到50%的中国弹道导弹不符合《中导条约》规定,美面临来自中国的严重威胁,不想成为受条约限制的国家。鉴于此,特朗普政府极有可能推动《中导条约》的全球化,将其从双边扩展到多边,要求在全球范围内全面销毁陆基中程导弹。
  由于我国周边安全环境面临各种形式的复杂威胁,中程导弹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环境的中坚力量。因此,我国高度重视发展中程导弹,我国的战略核威慑很大程度上也是依赖中程导弹。如果美国就在全球范围内全面销毁陆基中程导弹向我发难,大肆渲染我弹道导弹能力,我国将面临舆论和政治双重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