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退出《中导条约》给我带来多方面战略风险

  冲击外部战略安全环境
  美退出《中导条约》重要的内部考量就是认为该条约限制了美国强化自身军力,希望退出条约替自身“松绑”。尤其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有意将战略核武器向战术核武器转变,将核武器小型化、智能化。此次美宣布可能退出《中导条约》意在为未来继续强化核武力量扫除障碍。
  美若退出《中导条约》,将使美军得以建立强大的导弹武器库,美下一步或将加紧发展射程远、精度高、杀伤力大的陆基打击火力,这将进一步破坏基于大国互信构筑的全球战略稳定态势,刺激全球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
  美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后不仅会引发美俄双方在战略进攻性武器控制方面的激烈博弈和斗争,还将刺激中东、南亚、西太等地区军事强国竞相发展中程导弹武器,将其作为常态威慑、危机反应甚至高强度作战的主用手段,弹道导弹的扩散可能难以避免,这势必将引发全球性军备竞赛,恶化我外部安全环境。
  增加大国竞争军事压力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对华政策从“接触+遏制”转向全面施压。美将我定位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将与中、俄之间的“大国竞争”视为美面临的首要威胁,在多个领域对我打压遏制。特朗普政府认为现在是大国竞争博弈的时代,而中程导弹是大国博弈的重要武器。退出《中导条约》并推进重新装备陆基中导,正是其“重塑”美军力量、反制大国对手的重要一环。退约之后,美军将着眼大国间“高端战争”能力需求,加紧研发和装备陆基中程导弹,提升体系化作战优势,强化其在全球各重要战略方向的进攻性姿态。在美将我国视为其“首要战略竞争对手”的背景下,未来可能针对我国军力部署等情况,研发中程导弹武器,提升对我的综合军事优势,增加我国面临的军事压力。
  特朗普政府基于绝对优势遭受“侵蚀”的战略焦虑,顽固坚持冷战“零和”思维模式,与我国展开长期战略竞争,频繁就经贸、台湾、南海等问题对我施压。正式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后,美极有可能将“战火”燃到军事领域,增加中美军事领域的紧张态势。
  此前,就有消息指出美在退出《中导条约》后极有可能寻求在关岛、日本甚至澳大利亚部署中程导弹。美多家智库学者撰文指出,在亚太美军基地部署中、远程导弹,可有效限制我国“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若美军参考这一建议,在关岛、日本、菲律宾等地部署中远程弹道导弹等威力大、速度快、突防能力强的陆基精确打击火力,势必将大幅抵消我构筑起来的“非对称”优势战力,危害我国战略安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