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退出《中导条约》给我带来多方面战略风险

由于我国周边安全环境面临各种形式的复杂威胁,中程导弹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环境的中坚力量。因此,我国高度重视发展中程导弹,我国的战略核威慑很大程度上也是依赖中程导弹。如果美国就在全球范围内全面销毁陆基中程导弹向我发难,大肆渲染我弹道导弹能力,我国将面临舆论和政治双重压力。

  美国近日宣布结束6个月的“退约过渡期”,完成相关程序,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中导条约》历史上在缓和美苏军备竞赛、推进全球核裁军、促进核战略平衡等方面发挥了战略基石的重要作用,但条约生效后美俄双方一直龃齬不断,最终出现美国正式退约的局面。退出《中导条约》是特朗普政府基于“美国优先”理念实施的又一次“废约”行动,将对全球地缘政治体系造成较大冲击,给我国带来多方面的战略风险不容小觑。
  美俄“战略基石”就此打破
  《中导条约》全称《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于1987年12月在华盛顿签署。该条约当时被誉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协议”。条约规定美苏将按计划销毁射程介乎500至1000公里的短程导弹,以及射程介乎1000至5500公里的中程导弹,包括搭载常规与核弹头的导弹、导弹的陆基发射器。《中导条约》是冷战时期美国与苏联达成的重要军控与裁军条约,对于缓和国际关系、推进核裁军进程,乃至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世界军控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条约签署的近十年间,美俄双方均在条约的框架内发展各自的导弹武器系统。

  自2013年鸟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美关系陷入至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两国围绕《中导条约》的履约问题展开激烈博弈,相互指责对方破坏条约。今年2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开始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并启动退约程序,美俄围绕《中导条约》问题博弈再次升级,直至近日美完全退出该条约,美俄之间的这座“战略基石”就此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