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应对美式金融霸权, 中国独有的武器是什么?

没必要急着加入全球化的金融系统,这个系统,只是华盛顿维持美元排他特权的保障而已。而且,当前的整个全球化模式,都已经陷入危机了,这就为系统外的国家提供了一个机会。留在外面,可以为替代性的独立的区域系统的可能建构打开空间,而后者,又将为一种替代性的非霸权的全球化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同时,长期来看,世界资本主义,是无法与非资本主义的实体,以及甚至仅仅是相对独立的实体兼容的。留在金融全球化的外面,是你们手中一件重要的武器;别把这武器交给你们的敌人!
  【原编者按】近日,美国政府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标志着美国对中国的极限施压和中美经贸争端继续升级。面对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和金融全球化,正在日益嵌入全球经济体系的中国该如何自处?已故的埃及左翼思想家阿明认为,体量巨大的欧美垄断寡头控制着全球货币与金融市场,为了维护其垄断地位,他们不会容忍中国经济强大,甚至成为国际金融操纵者“俱乐部”的一员。而对中国来说,国家权力对资本项目的控制是其改革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中国没必要急着加入全球化金融系统,而可以留在外面,为探索替代性的独立的区域系统打开空间,进而为一种非霸权的全球化发展创造更好条件。
  全球化的金融层面
  全球化有三个层面,即:自由的全球贸易,自由的国际资本实际投资,国际金融市场上的自由的金融交易(流动资本的转移,包括外汇交易)。假如所有这些市场当真都是开放的、交易也当真都是“透明的”,那么,竞争,也会因此而变成一个实际的现实。但这套假设隐藏了一些重大的、实际的现实。

  中国自1978年起的改革开放,是从开放中国的国内生产系统,使之服从于市场机制的法则——同时,对全球贸易开放——开始的。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框架内,随之而来的,是资本投资的自由化:外资被引进中国,后来,中国的投资也走出了国门。但直到现在,中国都还没有融入国际货币与金融系统:中国的银行,都是受中国政权控制、从根本上说属于中国的银行,人民币的汇率,也是由央行也即政府决定的。在促进GDP增长,并因此而打开了一个“赶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这个赶超的结果,将是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经济强国)的可能远景的意义上说,这个系统是成功的。
  现在,中国正在思考深化改革开放的下一个步骤,用经济学的行话来说,就是“开放资本项目”,这意味着:一,允许外国银行进入中国,与中国的公营或私营银行竞争;二,取消人民币的固定汇率,允许自由的国际市场起作用,生成可变的、浮动的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