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G7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然而到了现代,当从前的“野蛮”国家和“野蛮”民族通过抗争或非暴力抵抗实现了独立,在挣脱了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奴役之后,当新兴国家在高科技领域开始追赶甚至开始超越“西方”、开始打破“西方”科技垄断的时候,当“西方”再不能躺在掠夺来的巨额财富上享受生活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所要的真相,其实就在他们所躺着的天堂般的安乐窝里,从前他们合伙欺凌穷国小国弱国,现在这些穷国小国弱国通过自己血与火、生命与灵魂的抗挣取得了胜利,要与他们分享社会财富,于是他们感到了极度的恐慌和不安。
  从前每当发生经济危机,他们可以发动军事战争,发动金融战争,向殖民地,向落后国家转嫁危机,如今由于他们的发展已经顶到了天花板,无论是货币霸权还是技术霸权或者是军事霸权都无法向“西方”外的国家和地区转嫁危机,于是他们听到了他们享受的那间屋子发出的倒塌前的“吱吱”声响。这时他们回头再去寻找“后真相”就只能是真的“后”了,因为当衰落成为趋势,当垮塌即将来临的时候,便只能听着挽歌,看着日落西山。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后西方”必然出现,也必然成为世界主流。“后西方”是相对于“西方”而言,是指数百年来这个世界就是西方的世界,是西方统治、主导、制定规则、享受财富的世界,其他的国家、民族、人民只是依附于“西方”而存在,是奴隶,是殖民地,是被屠杀、被奴役、被剥削的对象,是为“西方”服务的底层“贱民”。
  到了“后西方”,随着殖民地国家的独立,随着新兴国家从血汗工厂向现代国家的迈进,随着中国等文明古国的复兴,随着东方文明的再发现和再认识,世界进入了一个多元文明平等共存的时代,这个世界不再仅仅关注西方人的命运,而是关注人类全体的命运,这时由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回应了世界形势的新变化,希望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视角,寻求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新内涵,由此跳出了“西方”的政治语境和思维定势,形成了一种不仅包含西方命运,也包含发展中国家命运的新的世界形态。
  “后西方”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后西方”不仅仅是相对于中国的崛起而言,而是整个“西方”之外的世界,是在存在了数百年的“西方”主导世界的形态坍塌之后出现的新形态,这个形态属于全人类,而不是属于哪一种文明或哪一个区域的国家。
  “后秩序”是“后西方”的继续。有人说现在的世界秩序是“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其实那只是世界秩序的主导者由英法等欧洲国家向美国的转移,仍然是“西方”主导世界秩序,并没有本质的变化,由英法主导和由美国主导对“西方”之外的国家和民族而言并没有不同。而现在出现的“后秩序”则是对数百年来由“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的一个重大颠覆,我们会发现,当世界进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候,制定规则的将不再仅仅是“西方”,而是由东西方文明、南北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制定,这种秩序主导权的转移和规则制定权的多元化是当今世界政治变革中最本质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