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G7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从英国脱欧开始,这个世界被传统政治精英认为脱离了他们理想的发展轨道,因为在传统精英看来,欧盟应该逐渐强化,最终成为一个具有主权性质的大欧洲国家形态,然而英国脱欧打破了这一历史定势,随后意大利、法国、荷兰等欧洲大陆国家也出现了大规模的极右翼思潮,一股在欧洲恢复传统国家形态、从欧盟收回国家主权的运动风起云涌。
  随后是代表贸易保护主义、白人至上的民粹主义和现代法西斯主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一结果完全出乎传统政治精英的设想和预料,对他们来说,这不符合历史和政治逻辑,社会精英应该是国家和社会的主宰,而现在却发生了一次“美国白人起义”,他们不仅否定了传统精英,而且否定了多种族的美国传统价值观,于是“建制”被打破,理想被碾碎,特别是特朗普对自由贸易的抛弃和全面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使得全球经济形势变得令人十分忧虑甚至让人感到恐惧,世界正在走向一次大规模冲突甚至是全面的战争,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地缘政治战相继爆发,甚至军事冲突也因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而变得扑朔迷离。欧洲和美国出现的新动向让整个“西方世界”感到迷茫和恼怒。
  在反思的过程中,他们需要寻找真相,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西方发达国家集团”主导世界政治、经济、金融、贸易、军事和文化走向这一“常态”的呢?是地缘政治因素还是科学技术因素?是历史的周期率还是人性的报复?“后真相”是他们希望寻找到让世界重新恢复到“西方统治世界”这一“正轨”的密码,然后继续主导和统治世界。
  所谓真相,并不是指事件背后所隐藏的黑幕,而是在当前出现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让西方世界的传统思维、传统价值观、传统理论失效,让经过西方理论家包装的各种精美的政治、社会、经济理论都无法解释,让整个精英建制派无所适从的时候,他们需要寻找到这些事件发生的历史逻辑。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整个世界开始了“后西方”的思考。在“西方”统治世界长达数百年之后为什么会衰退?“西方”世界如何从他们认知的世界历史上唯一的“终极文明”变成“后西方”的?
  面对新兴国家的冲击,面对“东方”的崛起,“西方”产生了焦躁与不安心理。他们认为,“西方”不会没落,“东方”不会崛起,“发达国家”不应该衰退,发展中国家无法追赶。以前的世界秩序是西方发达国家制定的,是按他们的意志和需要制定的规则,而现在随着“西方”的衰落与东方的复兴,需要重新制定规则,而主导未来规则制定的将不再是“西方”一家,而会是“西方”与“东方”共同制定。这就是“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产生的逻辑,这其中的核心是“后西方”,没有了“西方”,也就没有了“西方”主导权,也就没有了为“西方”服务的规则和秩序。
  如果站在“西方”的立场上,是无法寻找到所谓的“后真相”的,因为他们不会承认所谓“西方”的文明史其实是一部“强盗史”,这一点他们是不会承认的,他们只会认为“西方”是一个最文明的世界,他们的文明是与生俱来的,是一种必然,他们对世界的征服是带领各个处于野蛮状态的国家和民族走向文明的过程,他们的文明曾经被福山等西方学者定义为这个世界的“终极文明”。然而他们不会去想他们所谓的数百年来的文明的基础是掠夺,是无耻的掠夺,而且将这种强盗式的掠夺打扮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事业,他们认为是他们发现了“新大陆”,是他们给野蛮人送去了文明的火种,所以他们的屠杀和掠夺便被赋予了神圣的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