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 莫要蒙尘

“颜色革命”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成为西方权力体系中的外围地带。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

  图:2011年12月6日,埃及示威者在解放广场旁抗议法新社
  在多数人眼里,“革命”是带有历史进步意义的彻底变革,但“颜色革命”却并非如此。它虽然冠以“革命”之名,动员民众参与,实则处处受到外部势力操控,最终将国家和民众带向灾难的深渊。2011年“阿拉伯之春”就是典型案例。当时,阿拉伯世界爆发几十年不遇的政治剧变。突尼斯、埃及、也门、利比亚等国家执政几十年的政治强人轰然垮台,叙利亚则陷入连年内战。沙特、约旦、苏丹、巴林、摩洛哥等国也爆发抗议示威。西方媒体将这场剧变冠以“阿拉伯大起义”“阿拉伯觉醒”“阿拉伯之春”等种种美名,然而,这场剧变给阿拉伯世界造成的浩劫之大,不亚于一场全面地区战争。
  一、“树欲静而风不止”:“阿拉伯之春”背后的西方黑手
  内因固然是阿拉伯剧变的主要原因,但仅从中东国家自身找原因,不足以揭示这场剧变的全部真相。某种程度上,“阿拉伯之春”就是西方长期意识形态渗透之后、直接参与策动的中东版“颜色革命”。如果没有西方大国介入,这场剧变的烈度、强度以及危害程度不可能这么大。
  有人曾总结出“颜色革命”战略的五个阶段:挑起有组织的抗议活动;制造能够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事件,将民众引向街头;进行冲突动员;形成有大规模群众参与的政治势力;向政府提出最后通牒。实施“颜色革命”还有一些固定“套路”,包括:大规模抗议、公共集会、音乐游行、演唱会、分享抗议信息、集体抵制、媒体宣传、罢工、占领公共建筑、成立选举委员会,等等。对照检查,“阿拉伯之春”表现的种种特征,与上述对“颜色革命”的描述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