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俄罗斯是如何破解“颜色革命”阴谋的?

正如普京所言:“国家威望不应当建立在为所欲为和纵容姑息的基础上,而应当建立在公正的法律和坚定地执行法律的能力之上”。俄罗斯“多管齐下”,在防范西方国家策动的“颜色革命”上收到了良好效果,有效地维护了国家利益和政治稳定,值得学习与借鉴。

  二十世纪下半页,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成功地对东欧以及前苏联进行“和平演变”。此后,为了进一步挤压俄罗斯在欧亚大陆的战略空间,西方打着“推进民主”的旗号,采取了新一轮的和平演变策略,也是一种新的干涉手法——“颜色革命”。放眼当今世界,西方部分国家一直没有放弃通过“颜色革命”在世界范围内推动所谓“民主输出”。近年来,防范“颜色革命”是普京执政面临的重要政治任务,俄政府在与西方国家策动的“颜色革命”斗争过程中也不乏值得借鉴的经验,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俄罗斯是如何防范“颜色革命”及国内反对派势力的。
  运用法律武器,与反对派和西方势力“过招”
  近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利用目标国国内政治、经济问题,煽动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鼓动民众特别是是青年以“街头革命”的形式开展示威游行,对目标国的国家安全和政权稳定造成不小冲击。面对西方来势汹汹的“颜色革命”攻势,不少独联体国家政权垮下台来。反观俄罗斯,利用法律手段对国外非政府组织、国内反对派活动进行严格管理,从而牢牢掌控着局势。在这一过程中,运用法律的手段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外俄政府通过设立“法律屏障”,严管非政府组织在俄活动。针对长期以来美西方图谋利用俄国内反对派和在俄的非政府组织策动“颜色革命”,俄政府以法律手段对“外国代理人”坚决予以打击。近年来,俄先后推出《外国代理人法》《不受欢迎组织法》《非营利组织法》《社会联合组织法》《俄罗斯慈善法》等,对俄境内各类非政府组织的法律地位、活动范围、资金使用等作出明确规定,将危害俄宪法制度基本原则、国防和国家安全的外国或国际非政府组织贴上“不受欢迎”标签,更新非政府组织“黑名单”,关闭了美国际开发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数十个非政府组织驻俄代表处,禁止其在俄境内活动。相关法案的出台使俄境内非政府组织减少了一半,其活动也大为收敛,基本上处于俄当局掌控范围之内。
  对内俄政府通过划定“法律禁区”,压缩反对派活动空间。俄罗斯体制外反对派旗帜鲜明的反对普京,多次以经济萧条、政府执政不力、官员腐败等议题组织威游行。对此,俄先后出台《集会法》《游行示威法》《非政府组织法》等,并根据反对派活动情况及时对法律进行修订,对其示威游行划定“法律禁区”,进行严格管控。如根据《游行示威法》规定,在俄举行集会要事先申请,详细申报时间、地点、行进路线、参加人数、组织信息、安全措施。一旦集会发生违规行为,组织者就要缴纳罚款,还会进入“黑名单”,几年内无权再组织集会。一旦违法,警方依法严厉打击,毫不手软。在层层管控下,普京本届任期内俄反对派示威游行活动明显呈下降趋势,未出现大规模的“街头政治”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