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香港的解药

香港的问题有解,根本原因在于两方面:一是大陆十分珍视香港的特殊性,尽管香港目前的政治制度很难谋长远,但大陆对香港在长期规划中的定位是清晰的,并且,大陆非常清楚的了解抑制地产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性;二是尽管香港某些行业的中产人士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倾向,但香港真正的上层最关注的其实是自己的经济利益,他们对英美政治制度的现实理解要比普通民众深刻得多,香港事件的演变会让他们逐渐认识到,适应全球化的修复期,通过主动介入形成“分蛋糕”机制来重建香港社会向上的阶梯,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网络上的长篇分析已经很多了,不写复杂,直接讲观点。
  1、香港今日的情形虽然夹杂着经济、教育、政治诉求、历史认知等方方面面,但最关键仍是经济。全球化下的民粹主义风潮,经济问题是根本。有人认为香港的运动主力是教育、法律等高收入阶层,所以香港问题的关键不是经济,而是政治诉求、意识形态诉求。不妨反过来思考,如果香港中下层是普遍满意的,香港部分教育界、法律界人士那些形而上的诉求,是否还有广泛的社会基础?
  2、香港部分中下层和中上层之所以在运动中“合流”,是因为经济议题政治化,民生经济诉求被部分中上层引导为政治诉求。民生经济,尤其是房地产问题是香港问题的关键。广建公屋,意味着中下层能够看到希望,但也意味现有房地产价格下跌、有产者和大地产商利益严重受损,同时影响金融行业;缓建公屋,意味着有产者和大地产商利益暂时得以维护,但中下层继续丧失希望。大陆已经深刻意识到地产经济的局限,因此强力抑制地产,推进产业升级,大陆没有理由不支持香港去地产化,但限于“两制”,不可能直接干预香港具体政策。但香港行政权与立法权长期没有在民生经济方面形成合力,议员各自代表相关阶层,在有产者和财界的影响下,缺乏对香港民生经济的长远考虑,往往限于维护既得利益,致使具有民粹倾向的本土议员在中下层的支持下“越挫越勇”,再加之外部势力影响,造成今天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