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正文页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国在莫斯科这样搞破坏,在香港也是这样!

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验都已表明,面对暴乱,政府做出的任何让步都可能被激进分子视作软弱的表现,他们会提出更高“要价”。过去经验同时也证明了,如果美国面对的是一个国家力量强大且爱国情绪高涨的国家,其破坏该国稳定的任何伎俩都不会得逞。因此,国家机器应当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维护稳定,坚决把激进暴乱分子剔除出社会并恢复秩序。
  美国“遏制中俄”最近又新增了具体方案。除了关税施压或经济制裁,美国也在试图搞乱这些国家的社会政治状况。
  煽动莫斯科和香港两地少数民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相似伎俩,根本逃不过中俄两国专家的法眼。两地的示威者完全是按照美国某些特殊机构和情报组织编写的手册在行动。
  1
  在两个城市里轮番上演的这套“软实力”伎俩让人似曾相识。暴乱的外部组织者们期望达到的目标是一样的,即推翻美国不喜欢的国家政权,搞弱这个国家然后由美国掌控。
  “软动乱”伎俩的第一个试验场,就是1989年11月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接着又被广泛应用在更多国家:南斯拉夫(2000年)、格鲁吉亚(2003年)、乌克兰(2004年和2014年)、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以及北非的几个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之春”)。这套伎俩在有些地方“进展顺利”,但2005年在乌兹别克斯坦和2011年在俄罗斯等则是惨败。

  捷克“天鹅绒革命”
  在莫斯科和香港,虽然目的是为搞乱所在国家的政局,但暴乱分子们为了“师出有名”,往往会先利用民众对当局某项政策的不满并加以煽动。有时,他们甚至故意违法,挑动警察使用武力平暴。随之而来的则是示威者在西方媒体上露脸“博同情”,并号召更多不明真相的民众参与。
  随着局势升级,抗议的最初缘由很快被遗忘,代之以某些严肃的政治诉求,这才是外部组织者的真实目的和险恶用心。动乱早期,这些真实意图往往都会被组织者刻意隐藏,因为他们的激进态度和反国家的本质足以让民众恐惧。

  莫斯科红场(资料图)
  在莫斯科,示威者最初的诉求是允许被剥夺选举资格的候选人参加选举,但后来的口号却演变成对联邦政府的不信任及要求莫斯科市长和警察局长下台。尽管事实已经清楚,那些被剥夺资格的候选人伪造了支持他们参选的签名。
  在香港,最初的诉求是要求政府中止修订《逃犯条例》,但这很快被攻击“一国两制”和其他分离主义言论所代替。这一转变恰好发生在示威演变成大规模暴乱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