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2018全球综合国力排行榜

2018全球综合国力排行榜

2018全球综合国力 TOP20 排行   数据资料截止2018年12月31日

  国名 经济力 科技力 军事力 资源力 社会发展力 政府调控 外交力 年增长率 综合国力
1 美国 6589 2746 2725 623 524 197 169 3.54% 13573
2 中国 4905 1548 1468 550 462 251 193 8.84% 9377
3 俄罗斯 885 1525 1460 593 378 203 153 4.08% 5197
4 日本 2254 1253 687 257 444 180 107 0.30% 5182
5 英国 1680 1410 997 247 492 221 127 1.64% 5174
6 法国 1672 1419 958 229 477 238 154 1.36% 5147
7 德国 2027 1432 616 217 463 231 138 1.66% 5124
8 印度 1610 374 636 380 356 173 128 6.31% 3657
9 意大利 1106 646 370 259 452 208 125 3.19% 3166
10 巴西 1010 481 385 435 372 162 125 4.10% 2970
11 加拿大 919 225 262 605 466 225 128 1.06% 2830
12 韩国 876 557 295 201 547 149 113 4.83% 2738
13 澳大利亚 698 324 241 427 530 191 115 2.41% 2526
14 西班牙 762 352 216 238 327 160 110 2.00% 2165
15 墨西哥 636 150 163 340 303 147 116 2.70% 1855
16 印度尼西亚 532 158 155 374 318 140 111 2.50% 1788
17 荷兰 483 264 151 167 435 152 104 2.45% 1756
18 沙特阿拉伯 408 142 140 449 286 133 105 2.11% 1663
19 土耳其 377 150 163 356 334 133 116 2.05% 1629
20 瑞士 376 211 91 100 522 175 94 1.85% 1569

综合国力分析:一、各大国经济力、军事力和外交力基本格局二、主要大国综合国力实测结果三、中国的综合国力四、主要大国综合国力展望 → 附:国力测算的过程简介

综合国力研究的历史回顾:综合国力的概念分析综合国力近代研究的进程综合国力研究的重要意义

综合国力研究的基本方法:综合国力的构成要素分析综合国力的测算指标与方法综合国力研究方法的比较分析

相关链接:2002年综合国力排行榜 2005年综合国力排行榜

中国国力总体情况
  中国综合国力排在第2位,属于国力强的国家,整体国家实力仅次于美国。 从科技力上看,中国在技术投入上略有不足,2018年,中国在科技研发上的投入占GDP总量的2.1%,,相对于美国的2.7%、日本的3.1%略显不足。而韩国在18年的科技投入更多,占到GDP总量的4.2%。中国高技术产业出口规模庞大,高技术产业出口占全部制造业出口的27%。形成这个结果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国在高技术产业领域巨大的加工贸易所形成,虽然高技术产业增加值高,但并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所以并不反映中国的科技实力。另外中国高技术产业在航空航天等领域的确有先进的技术,具有一定的国际竞争力。  2018年数据整合中,中国人力资源排在第13位,而前10名的国家均为发达国家。中国目前的就业水平相对稳定,占总人口比例的65.7%,排到世界国家的第42名。但距第一名的卡塔尔(86.7%)还有很远的距离。
  中国的商品与劳务输出占到了世界的首位,达到了2.6万亿美元。相较之下,美国排到了第二位,输出额占到2.5万亿。但问题在于中国该项指标的质量其实并不高,较高额的劳务输出占到了很大的比重,相对的,高新科技的比重与美国差距较大。 中国的技术力在近年来发展较快,高科技产品出口集中香港。按出口额来算达到了1.6万亿,位居全球首位。在信息力非常落后。
  在基本基础设施上,2017年度,中国的航空运输力达到了全球第二的排名,距第一名的美国相差将近一倍。2017年全国铁路线长度排行中,中国排名第4,就此而言,铁路的运力还是有相对优势的。而在道路密度的对比下,中国就略显不足。从2018年度中国的主要城市公路网密度统计来看,按城市区位角度划分,以秦岭-淮河地理分界线为城市分类标准统计,南方城市道路网密度普遍高于北方城市。南方城市道路网密度平均值为6.62公里/平方公里,水平较高城市为深圳、厦门、成都,分别为9.50公里/平方公里、8.45公里/平方公里、8.02公里/平方公里,水平较低城市为海口,道路网密度为5.41公里/平方公里。北方城市道路网密度平均值为5.07公里/平方公里,水平较高的为郑州和天津,道路网密度分别为6.22公里/平方公里和6.04公里/平方公里,水平较低为乌鲁木齐和兰州,道路网密度分别为3.41公里/平方公里、4.04公里/平方公里。

中美综合国力的比较
  中国与美国的综合国力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特别表现在国力资源上。中国的国力资源中,优势只在于劳动力、自然资源和资本等初级生产要素上面,而美国无论是初级生产要素,还是高级生产要素资源都很丰富。在科技力上,中国在科技投入、科技产出和科技对经济的贡献上都低于美国,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在于两国在支持科技创新系统的软环境上的差异,在于中国发展科技制度、支持技术创新的风险投资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技术管理水平和国内技术发展的氛围等等方面上的落后。美国宪法明文规定,国会与政府要支持科学,促进科技进步,奖励科学发明。美国1990年代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创新体系,把科技发展放在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上去考虑,目前信息产业的领先占有已成为其作为超级大国的重要条件。虽然中国也把科教兴国当做自己的国家发展战略,建立了自己的国家科技创新体系,但在许多方面缺乏力度,导致技术投入少,科技人才缺乏,科技管理落后,科技成果转化率低,最终造成科技对经济的贡献率低。美国发达的股市为高技术产业中小企业的风险投资创造了良好的融资环境,而中国股市融资力有限,商业银行目前还是主要服务于大型或中型企业,高技术企业,特别是高技术小企业获得风险投资的渠道少。在IMD“知识产权保护是否充分”的专家调查中,中国得分仅为4.23,美国得了8分,这反映了在知识产权保护上中美的差距。在技术管理上,美国的研发大部分由企业完成,企业有充分的自主性,而中国科技有明显的国家化、行政化特征。在有限的知识产出中,中国知识利用效率不高,一是科技经济转化率低,还有技术合作力度不够,表现在企业、大学和院校科研机构之间缺乏有效的合作机制,出现科学研究低水平重复现象。从知识创新的环境上看,中美差距也很大,在IMD对“公司间技术合作程度” 的调查中,中国得分为4.71,美国得了7.5分。总之,中国与美国在科技上的差异根源在于促进技术创新的制度、法律和激励系统的差异。没有促进技术创新的良好软环境,科技水平不可能得到大规模的发展和提高。

大国GDP及基本国情分析
  为全面了解全球力量格局和中国的综合国力,这里选择了世界主要经济、国土面积和人口大国进行综合国力比较。挑选的主要大国有: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俄罗斯、印度、中国和韩国。

  2018年各大国GDP及基本国情表

国家 美国 日本 德国 英国 法国 中国 加拿大 韩国 印度 俄罗斯
GDP(十亿美元) 20513 5070.6 4029.1 2808.8 2794.6 13457.2 1733.7 1655.6 2689.9 1576.4
人口(百万) 324.46 127.48 82.11 66.18 64.97 1386.39 36.62 50.98 1339.18 143.98
国土面积(千平方公里) 9832 378 357 244 549 9600 9985 100 3287 17098

注:GDP以当年汇率折算为美元。

  经济力、军事力和外交力是一国综合国力的最显著体现。从经济力上看,美国遥遥领先,2018年,美国GDP为20.51万亿美元,其次就是中国,其 GDP达 13.45万亿美元,继后是德国、英国和法国,俄罗斯处于这些大国中的最后一位,其GDP只有1.57万亿美元。从GDP人均占有量上看,美国仍然处于第一位,2018年,人均GDP达到6万多美元,其次是德国,人均GDP为5.2万美元,继后是法国、英国、日本和韩国,人均GDP都在 4万美元以上,而中国只有1.8万美元,排在倒数第二,仅高于印度(7874美元)。

大国综合国力展望
  如果把整个综合国力看做一个生产系统,经济力、军事力和外交力是综合国力的外在显示,形成这些力的国力资源有:科技力、人力资本、资本力、信息力和自然资源等,政府是国力生产的最重要组织者,其对内的功能是将国内的各项资源有效转化为国力资源,主要表现在于两个方面,一是提供公共服务,包括提供公共教育、公共卫生等公共产品;二是提供有利于国力资源成长、经济增长以及社会和谐发展的环境,如提供有利于技术创新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法律,制定合适的人才战略和刺激投资的政策,创造刺激企业家创新的产权制度等等。政府对外功能是直接组织生产外交力和军事力,根据现有的国家力量与国际环境,选择适合的外交政策和军事战略,保护本国的国家利益。
  关于综合国力的长期预测,各派观点差异很大。耶鲁大学国际安全研究教授保罗·肯尼迪(Paul M.Kennedy)认为,尽管从现状上看,目前国家的人口规模并不必然反映国家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如中国和印度,但长期来说,政治力与经济力将会逼近,人口大国将会成为国力大国。美国卡内基基金会总裁杰西卡·马休斯(Jessica T.Mathews)认为,军事力量仍然是综合国力唯一的最重要的要素,尽管经济与技术实力也很重要,但信息革命在改变国力的含义,对信息占有的重要性超过其他任何资源。德国葛廷根大学(Gottinge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巴斯姆·蒂比(Bassam Tibi)认为,在不同的地区军事力量的重要性也不同,比如在欧洲军事力量正在失去其吸引力,但在非洲军事力量对国力的意义就很重大。约瑟夫·S.奈认为,在新经济时代,综合国力是一国不使用武力说服他国服从其意志的能力,“软力”的拥有是获得超级大国的必要条件。近期学术界对综合国力的发展多集中在制度、政治的体系研究上,卡特赞斯坦(Katzenstein)Peter J.Katzenstein,“Conclusion:Domestic Structurea and Strategies of Economic Policy”,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Vol.31.No.4(Autumn 1977),pp.879~920.认为,国力是与政治与经济的集中程度有关。而库格勒和岛木克(Kugler and Domke) Kugler and William Domke,“Comparing the Strength of Nations”,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Vol.19,No.1(April 1986),pp.39~69.认为,美国的政治集中程度与国力没有系统的关系,特别是把国力理解成军事力量的时候,所以国力的标准不是国家是否有与其社会相关的强或弱的政府,而是它是否有最小的规模、最有效政府。本研究认为综合国力的发展是个全面的过程,成为强国的必要条件还是在于硬力的强劲,根本在于国力资源的强劲,需要科技、人力资本这些高级生产要素的不断提升,仅仅靠人口众多就成为国力强国是不可能的。各国的国情国力发展状况不同,提升综合国力的重点也不同。总体上看,综合国力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综合国力的提高一方面需要国力系统中各要素的均衡发展,另一些方面需要抢占科技进步的制高点,发展在全球创新系统中的领先产业,谁拥有这些条件,谁将成为未来的国力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