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主要大国综合国力展望

四、主要大国综合国力展望

   (一) 综合国力的时代演变
   地球上有了国家,就有了国家间以国家利益为中心的相互作用,无论是腥风血雨的战场、尔虞我诈的谈判、还是同心同德的合作,所有这些相互作用背后的基础都是国家的综合国力。无论在远古还是当今,如空气对人们生活的作用一样,国力始终是国家生存的根本。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综合国力的内涵、国力的外在显示形式和国力的构成要素都在发生着变化。

   一般地说,综合国力是一国在国际舞台上利用一定的方式获得自己国家目标的一种综合能力。历史上,国力就是军事力,军事强大的目的就是在于获得经济利益。现在对于综合国力的研究,由于国力的强弱和意识形态等不同,对国力讨论的侧重点也不同,西方学者对国力认识的基本思想一直是以强权政治为中心,认为国力就是一国使用一定的战略资源影响和控制他国行为得到自己想要结果的国家能力。如美国德裔学者汉斯·摩根索(Hans J.Morgenthar)认为汉斯·摩根索:《国家间的政治》第5版修订版,商务印书馆,1993,中文版,第140、24页。,“所谓权力,是一个人影响他人思想和行动的能力”,“权力可以包括建立和维持人对人的控制的一切东西”,“权力包含人对人的统治”。法国著名历史学家雷蒙·阿隆(Raymond Aron )认为转引黄硕风:《综合国力新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第2页。,“在国际舞台上,可以把权力定义为某一政治单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其他政治单位的能力”。美国政治学学者K.J.霍尔斯蒂(K.J.Helsti)认为,“国家权力是一个国家控制别国的一般能力”。当代西方国力学研究者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国务院情报与研究司司长克莱因R.S.克莱因:《80年代的世界权力趋势和美国对外政策》,1981,英文版,第12~13页。(Ray S.Cline) 认为,“在国际舞台上的所谓实力,乃是一国政府对他国政府所行使的强制力和意志力,对国力的研究,归根到底是对进行战争和能力的研究和思考”。

   中国学者在综合国力的研究上多是强调国家的和平发展,提出在保护本国的国家利益的基础上,与他国互惠互利,和平共处。如黄硕风认为,一国的综合国力要反映一个主权国家生存与发展所拥有的全部实力(物质力和精神力)及国际影响力的合力。黄硕风:《综合国力新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第5页。王诵芬等认为,综合国力是一个主权国家在一定时期内所拥有的各种力量的有机总和,是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又是强国据以确立其国际地位、发挥其国际影响和作用的基础。王诵芬主编《世界主要国家综合国力研究》,湖南出版社,1996,第25页。中国当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的研究认为,综合国力是一国经济、军事、科技、教育、资源和其影响力的总和。中国当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全球战略模式》,时事出版社,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