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综合国力研究方法的比较分析

综合国力研究方法的比较分析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大部分时期,国力的体现是简单的,甚至是原始的,国力的各项因素之间的联系没有现在密切,甚至很难有国力的综合体现;某几项、甚至某一项因素就代表了整个国力或国际竞争力。而这些因素所具备的“物质性”或“客观实在性”似乎非常明显。这就是第一批被认识到或引起重视的构成国力的因素。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些所谓“非物质”或“虚”的因素的作用渐渐明显,逐渐纳入了综合国力的体系。而这些后出现的或新引起重视的因素就自然而然地归人了与第一批截然不同的类别。这就是两大类别产生的原因。

运用国力方程来测算评估综合国力,标志着国力研究实现了由定性分析向定量分析的转变,是国力学研究的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飞跃。然而,迄今,中外研究国力问题的学者们在许多问题(包括基本构成要素)上均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因而往往是在指出他人理论不足的同时试图提出自己国力方程。这些国力方程有的差别很大,有的虽然形式类似,但内容又各不相同,因而对各国国力的测算结果也大相径庭。应该说,这些各不相同的国力方程均有它们的可取之处,也有它们各自的不足。这反映了不同学者在时代背景、政治背景以及认识方法上的较大差异,其主要不同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对国力要素的不同认识

综合国力是由哪些要素构成的,这是国力研究中的最基本的问题。然而自开始研究国力至今,却从未形成统一的认识。克莱因认为仅包括基本实体、经济能力、军事能力、战略目标和国家意志5要素。而日本综合研究所则认为是三元要素,即国际贡献力、生存能力和强制能力。黄硕风提出7大要素:即政治力、经济力、科技力、国防力、文教力、外交力、资源力。其他学者又有他们不同的分类法,仔细分析他们所列举各要素的具体内容。无论是具体构成部分,还是其组合方法均有很大不同。这种不同的国力要素及其组合方式对国力的计算结果有着直接的影响。从理论上讲,国力的要素不管采取什么分类法,在具体计算时应包含全部国力的要素。但实际研究中,不可能面面俱到,而必须有所取舍。正是在取和舍的问题上,国力研究者之间出现了不同的研究思路或不同的研究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