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综合国力的构成要素分析

综合国力的构成要素分析

人文地理学家拉采尔(F·Ratzel)1897年在《政治地理学》专著中首创国力分类的理论,他根据面积大小和人口多少将国家分为大、中、小三种类型。汉斯·摩根索认为构成国力的要素有地理、自然资源、工业能力、军事准备、人口、民族性格、国民士气、外交质量和政府质量等九项。克莱因则主张一个国家的国力由基本实体、经济能力、军事能力、战略目标和国家战略等五个主要要素构成。日本综合研究所的综合国力测算中包括的因素有:经济实力、科学技术实力、金融实力、财政实力、对外活动的积极性,在国际社会中的活动能力、地理、人口、资源、防卫实力、国民意志、友好同盟关系、军事实力、战略物资和技术、外交能力等,主要强调经济实力和对外关系两因素。美国哈佛大学小约瑟夫·S·奈教授则认为综合国力由硬实力和软实力两种形态构成,硬实力是指支配性实力,包括基本资源、军事力量、经济力量和科技力量;软实力分为国家凝聚力、文化被普遍接受的程度和参与国家机构的程度等。1972年科尔(J.P. Coll)在《世界国情地理》中提出以面积、人口、钢产量、能源产量、生产总值、军事力量等6个变量划分国力。以上是外国学者或机构具有代表性且对综合国力研究有较大影响的几种看法。

中国学者对综合国力构成要素也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吴春秋认为综合国力的构成要素有:自然力、人力、经济力、教育力、国防力、政治力等。李天然则认为综合国力要素包括基础实力,指地理位置、一定数量和质量的人口、资源、民族凝聚力、防御实力、经济实力、外交实力等。陈崇北等则认为包括国家的基本面积、人口、经济力量、科学技术、国防能力、政治、精神力量、对外关系力量等。黄硕风认为综合国力的构成要素主要指地理环境,包括领土、领海、领空、人口数量和质量、资源、经济力量、科技力量、国民凝聚力、社会发展能力、经济发展能力、科技发展能力、文化发展能力、国防发展能力、外交活动能力等。

在考虑综合国力构成要素时,要正确区分要素与实力的关系;其次,物质要素作为构成综合国力的基本实体,具有可直接计量性;精神要素作为协调性因素,对基本实体的有机结合具有重要作用,它具有不可直接计量性。从系统科学的观点看,结构性因素是决定综合国力的一个重要因素,综合国力不但取决于物质要素的大小,精神要素协调的好坏,还取决于物质要素之间、物质要素与精神要素之间及系统与外部环境之间的构成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