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在香港反对势力的背后站着一大批外部势力,香港每一次政治动荡的背后总会有外部政治势力阴影的浮动。这次“反修例”,外部势力不再是躲在背后,而是直接高调站在前台,站在了第一线,反对势力和外部势力也不讳言。

  每一个卖港者的身旁必定都有一个外部势力的政治监护人。以李柱铭为例,1992年至1998年期间他曾有一名外籍助理,名为胡丹(Minky Worden),现任美国“人权监察”全球倡议主任,今年5月李率李卓人等一票人回美国述职,就是由她全程陪同。黎智英身边的政治监护人Mark Simon在香港更是街知巷闻,表面看他是黎的助理,曾任壹传媒广告总监。其实他出身美国情报机构,同时身兼美国共和党香港分部主席,在美国政界人脉甚广。或许更准确地说,黎其实是Mark Simon的助理。
  在香港反对势力的背后站着一大批外部势力,香港每一次政治动荡的背后总会有外部政治势力阴影的浮动。这次“反修例”,外部势力不再是躲在背后,而是直接高调站在前台,站在了第一线,反对势力和外部势力也不讳言。
  月底、3月初,时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数度批评特区政府修例,高调干预香港政治,美国商会紧随其后,公开发表声明质疑。值得关注的是,此时《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尚未出台。在美方安排下,香港反对势力头面人物3月份窜访美国,游说国安会、国会议员、保守派智库和自由派媒体关注香港修例,其间更获得副总统彭斯接见。特区政府正式在立法会首读《逃犯条例》修订法案之后,李柱铭等人5月再度窜访美国,获蓬佩奥高调会见,后者随即发表声明称修例将会损害美国利益。美国通过出动高级政客为香港反对势力站台,通过发官方声明、议员联署信等形式向特区政府施压,目的就是支持反对势力推翻修例。
  月12日,香港金钟爆发反政府暴动,美国国会同日启动对于《香港政策法》的修订,反华议员在参众两院同时提出两条新法例,声称要对部分特区政府官员施以惩罚,包括禁止入境美国、封查家族资产等。关键时刻的恶毒一招,让那些冲在一线的反对派政客示威者犹如打了鸡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