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战略西出:以正能量平衡美国战略东移的负能量

应对挑战,通常有两种思路,两种办法。一是直接路线,一是间接路线。尽管美国霸权疲态日露,但必须承认,美国超级军事强权的地位远未丧失,中美战略力量对比“美强中弱”的基本态势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聪明的拳师,面对直扑而来的对手,总是避其锋芒,先退让一步。中国历来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争取完全的主动”的优良战略指导传统。你战略东移,我也可以战略西出。世界之大,不是美国一只手就可以完全遮住的。在美国的全球地缘战略结构中,欧亚大陆是美国战略上的核心地带,是美国战略中的“世界岛”。美国大举东移,必然造成西部的相对空虚。我们战略西出,重点就是向“世界岛”欧亚大陆的西部推进,向美国霸权的薄弱地带推进。

  面对美国压缩中国战略空间的企图,中国应以新的建设性思维,把我们的政治影响力、经济影响力、外交影响力向西推进,打破美国战略围堵的企图。西北方向重点是深化中俄、中国和中亚国家关系,以及充分发挥上合组织作用。西南方向主要发展中国与南亚次大陆、中国与东盟、中国与西亚非洲的友好合作关系。

  年初以来,美国正式实施战略东移,将其全球战略重心由欧洲转向亚太。这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最为重大的一次战略结构调整。它不仅对当代国际战略格局带来重大冲击,也给中国安全环境带来极大不确定性。在新的安全环境下,实施战略西出,是中国应对新的挑战,平衡美国战略东移,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的重要选择。
  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我国地缘安全环境面临的新挑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一直把全球战略重心放在欧洲,以苏联为主要对手,以欧洲为主要战场,以“空地一体”为主要作战方式。美国实行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就是将其全球战略重心由欧洲转向亚太,以中国取代苏联为主要对手,以西太平洋取代欧洲为主要战场,以“空海一体战”取代“空地一体”为主要作战方式。
  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并不是单项政策的调整,而是以军事战略部署重心调整为基轴,建构一整套新的战略体系,即:以中国为主要假想敌,以西太平洋为主要战场,以空海军为主要作战力量的“空海一体战”战役作战体系;以日本和澳大利亚为南北两大战略支点的军事同盟体系;以西太平洋岛链为依托的军事基地体系;以西方价值观为内核的政治渗透体系,以及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为载体,以排挤中国为目的的经济遏制体系。
  美国之所以认定中国为其主要战略防控对象,实行战略重心转移,力图建构新的战略遏制体系,并非中国的行为侵犯了美国的核心利益,也并非中国对美国主动发起了挑战;恰恰相反,中国有充分的诚意并一直以最大的努力谋求建立正常的、健康的、相互尊重的中美关系。而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偏见与围堵,从根本上来说,源于美国根深蒂固的霸权思维和中美之间深刻的结构性矛盾。一个是地缘战略结构矛盾,美国的战略历来是以边缘学派为理论基础,以欧亚大陆为主体的全球战略。中国在欧亚大陆东部边缘地带的存在本身就是美国推进全球战略的一个天然障碍;第二是“币缘”战略结构矛盾,人民币影响力的上升和国际化趋势触及了美国金融帝国的“命根子”,即美元霸权的绝对统治地位;第三是意识形态结构矛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成功,终结了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唯一合法性”。而“民主价值观”是美国霸权合法性的精神支柱,是美国维持道德教主地位的思想基础;第四是战略力量结构矛盾,即新兴大国与既有大国的矛盾,由于长达10余年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严重透支了美国的战略资源,加之深刻的金融危机动摇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地位,中美战略力量对比发生了显著变化。尽管“美强中弱”的基本态势并未改变,但美国开始产生有可能成为“老二”的战略焦虑,并迁怒于中国。总之,不是中国挑战了美国,而是美国不愿意承认中国的发展权,不愿意承认中国走有自己特色道路的选择权,不愿意承认中国平等的国际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