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自主创新与美国的负面教育

也许以后的年轻人很难相信,中国曾经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有那么多的人相信技术进步可以通过“拿来主义”实现,而用不着自主开发。当然,这种思维的流行不仅与学界的“胆怯”有关,也与跨国公司的“大众教育”有关。大约在2005—2006年的某一天,作者应邀参加了一个论坛。在论坛的嘉宾讨论环节,主持人向当时微软(中国)的负责人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什么时候能有像微软那样的企业?”那位负责人煞有介事地纠正主持人说:“中国已经有啦,因为微软就是中国企业。”为了攫取中国市场,当时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都自称中国企业。今天,在微软按照美国政府的行政命令对华为“断供”之际,再回想一下这些言论,不禁令人莞尔。这个插曲说明,一个民族要想进步,就要汲取自己从经历中获得的教训。对于包括工业史在内的学术研究来说,其社会功能之一就是使民族的记忆历久弥新,时时提醒我们什么是错误的、什么是正确的。
  承蒙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诚意,《走向自主创新:寻求中国力量的源泉》一书得以在停印十几年后再版。十几年的时间不算短,书中涉及的工业领域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本书书名所体现的主题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够反映中国的发展所必须坚持的方向——走向自主创新。也正是因为这个主题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所以本书才有再版的需要。
  十几年前本书初版时,中国经济已经开启一场史诗般的高增长。当时,以制订《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为契机,在政府内部和社会上发生了一场政策辩论,其焦点是中国的技术进步应不应该从依靠引进转向自主创新。本书收录的几个工业研究报告参与了那场辩论。虽然2006年年初中央正式提出自主创新方针可以被看作这场辩论的高潮,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即使这样的政治方针也没有解决所有的认识问题,所以不仅政府的政策始终没有脱离摇摆状态,而且在实践中也始终存在不少“假冒”的现象。今天,这场辩论终于迎来了结局——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和技术战已经使中国社会对于自主创新的必要性形成压倒性的共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结局不是因为中国方面的“正面提倡”,而是因为美国方面的“负面教育”。直到2018年“中兴事件”发生之后,还有学界人士企图在概念上以“开放创新”代替“自主创新”,没想到2019年的“华为事件”会这么快地断了他们的“后路”。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年,在本书再版之际,有必要概括一下本书涉及的这些工业后来的发展状况,以帮助读者了解那个阶段与今天的联系。下面按照汽车、大飞机、电信标准、柴油机油泵油嘴和VCD/DVD的顺序略加介绍。

1965年的红旗CA770汽车

解放牌载货汽车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