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伊朗政权稳固的内部根源及启示

伊朗在美国长期打压下始终能够维持政局稳定,内因显然是主要的,归结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伊朗已经找到适合国情的政治制度,并坚定捍卫政治安全;其次,奉行“抵抗型经济”总政策,努力实现经济独立自主;最后,对外战略将原则性与灵活性有机结合。伊朗的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关注。

  自1979年以来,伊朗始终被美国视为“眼中钉”。为打压伊朗,美国使用了除武力入侵之外的几乎所有手段,如外交孤立、经济制裁、武力威胁、地缘挤压、意识形态侵蚀,乃至用“震网”病毒攻击伊核设施等。在2009年和2017年底的伊朗国内抗议活动中,美国等外部势力还借机策动“颜色革命”。然而,伊朗宛如一颗“蒸不熟、煮不烂”的铜豌豆,在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中安然无恙,乃至逆势崛起。这种情况在全世界也不多见。伊朗为何能够维持政权稳定?探讨这一问题,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不无启示意义。
  一、伊朗找到适合自身的政治制度,并坚定维护这种政治制度的安全(一)伊朗已经找到适合自身的政治制度
  政治制度是国家长治久安和繁荣发展的制度前提。衡量政治制度优劣,不是看其是否符合西式民主,而是看其是否适合国情。正像习总书记所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合不合适,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才最有发言权。照此标准看,伊朗显然已经找到适合自身的政治制度。
  从历史传统看,伊斯兰世界的政治传统迥异于西方国家。欧美国家一直奉行“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的政教分离原则,伊斯兰世界在政治传统上则一直是政教合一。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正是通过建立政教合一的穆斯林共同体(“乌玛”),使昔日一盘散沙的阿拉伯人释放出巨大能量,在短期内统一阿拉伯半岛,进而建立起地跨三大洲的阿拉伯帝国。此后,土耳其人同样将世俗政权提供的法统与伊斯兰教提供的道统紧密结合,建立起庞大的奥斯曼帝国,并维系了长达六百年的统治。严格来说,欧洲的政教分离模式与伊斯兰世界的政教合一模式很难说孰优孰劣,更多是特定国情的特定产物。
  然而,近代以来,欧洲在经济和军事领域的强势崛起使欧洲奉行的政教分离模式也被视为“普世模式”,成为非西方国家的效仿对象。近百年来,伊斯兰世界努力效仿西方的政教分离模式,“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挥刀自宫”,将植根于政治制度达千年之久的伊斯兰教剔除出去,将国家基础强行建立在世俗主义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