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法国“黄马甲运动”带给我们的启示

“黄马甲运动”将很难成功;因为西方社会的财权、政权和舆论权都被牢牢地控制在资本、政府和媒体手中;在“黄马甲运动”面前,事实已经证明这三大权力正在相互联手,以期维持其统治。两者相比,力量悬殊;如果没有外来势力的支持,“黄马甲运动”将注定走向失败。但经过“黄马甲运动”洗礼的法国和西方,将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全面衰退。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曾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预言美国将走向衰退的艾玛纽·托德(Emmanuel Todd)曾就“黄马甲运动”发出警告:
  【“坦白地说,我怀疑马克龙在智力上能否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法国最典型的特征,就是极端化;所谓精英,即巴黎上层拒绝与人民进行谈判。”】
  所以,托德的结论是:
  【“法国的最大的危险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场政变。”(转引自托德2018年12月3日接受法国France culture电台的采访.)】
  法国“黄马甲运动”是一场“政变”?
  这到底是一个耸人听闻的说法,还是对历史的一种真正客观的描述?法国的“黄马甲运动”自去年年底爆发以来,迄今为止仍在继续;这很可能是一场将引导整个法国(甚至可能影响整个欧盟)走向另外一个历史方向的“革命性”运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可能正呈现在我们眼前。
  运动的起源
  通常情况下,一次群众示威往往有着明确的目标,一旦达成,示威就会平息。这一次,法国的“黄马甲运动”的火星是由政府欲加征燃油税而引发的。
  追根寻源,我们可以发现,这场人数尽管不多、但却有着“全民性”运动性质的抗议从去年五月份就已经初露端倪。当时一位名叫Priscilla Ludosky的驾车者在“脸书”“推特”和“Youtube”上分别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免除新加征的0.76欧元的燃油税。此信在网络上征集到23万个签名支持。到了去年十月份,网络上出现一帧短视频,一位名叫雅克琳娜·莫罗(Jacqueline Mouraud)的女子不仅抗议燃油税价上涨,而且质疑国家收取的这额外的燃油税到底用到哪里去了!她直接点名要求马克龙总统对此做出明确回答。莫罗的视频在网络上激发了更为强烈的反响,数周之内这一视频点击量超过六百万,而且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她。而在此之前爱丽舍宫恰好传出“30万欧元高价换地毯”的“丑闻”;两相对比,反差太过强烈。由此,强烈不满的法国社交网络开始发出“扎克雷起义”(扎克雷起义(Jacques Bonhomme)是法国1358年5月爆发的一场底层农民起义反对上层贵族的起义。虽然最后起义被残酷镇压,但在法国历史上却留下了农民起义的浓重的一笔.)的呼吁。
  真正有组织的“黄马甲运动”最早是2018年11月诞生于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的海滨城市迪耶普(Dieppe)。当时在网络上出现了一个“黄马甲群”,在推特上呼吁在11月17日进行抗议示威。很快这个群就有了16000名参与者。到了17日周六这一天,小城果然爆发了“黄马甲示威”,几乎所有圆形交叉路口都被上千名身着“黄马甲”的抗议人群所堵塞。“黄马甲”是当汽车在路上出现问题抛锚时必须穿上的一种背心,目的是让其他汽车司机远远地就能看到他。这种以“醒目”为旨的“黄马甲”便成为这次运动的强烈象征。很快,这一运动就在全国蔓延开来。在后来的几周周末,全法国共有数十万人身穿“黄马甲”上街抗议。关于其人数,法国主流媒体认为满打满算约三十来万。但“黄马甲运动”的参与者们则指责媒体“大大压缩了真正的抗议人群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