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欲破解当代经济困境包括破解金融困境,无论在世界还是在中国,都不能就事论事,不能以经济论经济,更不能就金融论金融,其关键在政治,其破解的门径,要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请教,向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经济学)请教,也要向毛泽东思想请教,这些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来源。

  一、从GNP到GDP的演变看地缘政治
  当代国际贸易和金融作为西方国家的地缘政治工具,其中统计指标具有特殊重要的作用,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国际流行的综合性指标GNP到GDP的演变。1991年苏联解体导致美元霸权最终形成,由此国际贸易的传统地缘政治意义相对于国际金融有所下降,贸易不再是全球竞争的最有效手段。富有国际金融实务经验和地缘政治洞察力的廖子光先生指出:
  【“如今,跨国公司以外国子公司的销售取代出口展开竞争,在全球市场上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功。这造成了国内生产总值与国民生产总值之间的差额。为了掩盖这个倾斜的‘竞技场’和不公平的货币制度,国内生产总值作为经济增长的一种统计方法悄悄地取代了国民生产总值。”(59)((美)廖子光著,林小芳、查君红等译:《金融战争中国如何突破美元霸权》,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版,第45页)】
  这就是1995年联合国贸发组织做的事情,而发展中国家对这个小小的统计指标变化的重大经济和政治含义几乎毫无察觉,中国正是在20世纪90年代掀起疯狂地追逐GDP的浪潮的。就像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掩盖了剥削一样,国民生产总值“转化”为国内生产总值也掩盖了国际剥削,而且引导发展中国家盲目追求GDP,会扭曲其经济结构,并酿成一系列严重的经济社会问题,具有很大的地缘政治杀伤力。
  国民生产总值(GNP)是指一个国家(地区)在一定时期内(通常为一年)生产的以货币表现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总和。国内生产总值(GDP)是指一个国家在本国领土内和一定时期内(通常为一年)所生产的最终产品和劳务的总和。两者的关系是:
  GNP==GDP+本国得自国外的要素收入—外国得自本国的要素收入GNP和GDP是按不变价格计算的,这里的要素收入指从国外投资经营中获得的收入。对于发达国家来说,由于20世纪80-90年代全球化发展迅猛,跨国公司的利润激增亦即要素收入数字庞大,在发展中国家GNP的统计上相当显眼;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如果改用国内生产总值,则跨国公司的利润则至少暂时躺在账面上或银行里,在统计上是属于跨国公司所在的国家(不是所属的国家)。尽管日后这些利润会转移出去,但仅此一点在统计上和政治上都有重要的意义。此外,对发展中国家,一般来说本国得自国外的要素收入要远远小于外国得自本国的要素收入,这样一来,GDP就会明显大于GNP,由此有利于引导发展中国家追求GDP增长。而GDP增长加快,GNP相对降低,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心理满足和跨国公司的扩张;而前者不过是得虚名而受实害,因为【“日益降低的国民生产总值(GNP)正显著地破坏具有大规模贸易部门的经济体,包括许多被迫依赖出口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以外国直接投资融资的出口作为唯一的发展方式。”(60)(同上,第4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