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国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

美国过去对外掠夺对内新政的路已经走不下去了,这是因为国家外部已经无法提供可供美国的富人和不太富的人各得其所的巨量资源了。当外部资源边际效用下降,内部资源分配的矛盾就会大大上升。由于富人走狗经济学家的帮忙,美国富人抢夺了有限资源的大部分,曾经占美国人口80%的中产阶级,他们的财富开始缩水,境遇下降,甚至寿命都开始下降。出路只有两条,一个是社会主义化,更公平的分配资源,缓和阶级矛盾,许多民主党候选人和巴菲特盖茨就是这样的主张。一个是以种族主义为后盾的军国主义化,向外掠夺和挤压资源,共和党和特朗普就是这种主张。

  【民主制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产生了两个种族主义狂徒,来领导世界最强的前后两个国家,他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所以,与其把当今世界所面临的危机,说成是修昔底德陷阱,还不如说希特勒陷阱更贴切。
  愚夫(于中宁)微评 2019.5.25】
  迪顿是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是国际不平等问题研究的最高学术权威之一,如果不是唯一的话。看看迪顿的这篇文章,就可以知道美国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
  至少有五大因素塑造了今天的美国,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丰沛的资源人口比。
  托克维尔在论述美国民主时,曾经提出了非常有意思的观点,他说如果穷人太多就不能实行民主制,因为会形成所谓的多数暴政,对富人形成剥夺。
  他说在英国实行民主制有很大的危险,因为贫富差距太大。在法国的危险比英国小,因为法国的差别小。在美国比法国的危险又要小,因为美国人人都有财产。
  也就是说,在托克维尔那里,民主是以平等为前提的。因此美国式民主是美国资源人口比基础上的一种自然选择,而并非人为的制度设计。
  但是随着移民的增多,资源人口比下降,这种民主就受到了挑战。这时候人为的制度选择就出现了,一种选择是屠杀印第安人,抢夺他们的资源,这是美国后来在全世界实行扩张和霸权的相同动因。另一个则是在白人内部出现了进步主义和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