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铁流之光射苍穹——评俄激光武器及其新发展

2017年5月,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鲍里索夫宣布,一款有发展前景的激光武器在莫日伊斯基航天军事学院基地试验成功。这款激光武器刚一问世,就被军事专家誉为现代版的超级武器——“看不见的矛”。它被命名为“佩列斯韦特”,俄语的词意为“黎明”。它是俄罗斯全民在投票过程中选择出来的名字,可见俄罗斯对这款武器的重视。普京总统在2018年国情咨文中,列出了当年俄罗斯六款新式装备,“佩列斯韦特”激光武器名列其中。
  我们曾读过阿列克谢.托尔斯泰快炙人口的短编小说《俄罗斯人的性格》,但小托尔斯泰的科幻小说《加里宁工程师的双曲面体》却鲜为人知。在这部小说里,他描写了加里宁工程师在西伯利亚森林制造激光的情节。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开始,激光这一新名词就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死亡之光,还是人道之光?
  1960年,第一个激光装置问世。由于激光在军事领域前景广阔,世界各国对激光武的研发一刻也未停止过。今年3月11日,央视新闻频道早间档节目曾报道俄军研制出一款能致人眼盲的新型武器。据乌克兰军事专家援引《俄罗斯电子报》报道,俄军在北方舰队“戈尔什科夫”元帅号和“康斯坦诺夫”元帅号两艘巡洋舰上装配了这款武器。它的全称为“费利恩511--42型目测光学干扰基站”。
  这种目测光学干扰基站当时在北方造船厂进行试验时,一些专家作为“志愿者”参加了试验。试验过后,有25%的人空间上的幻觉感,仿佛有无数的斑点在眼前晃动。45%的人有头晕并伴有呕吐的症状。因此,有外媒在介绍这款武器时,用了“致幻”一词。它就是使敌人心理产生幻觉,从而达到精神崩溃丧失战斗力。值得指出的是,这些临床表现都是非致命性,而且短期内经过休整完全康复无恙。上世纪七十年代,英国和阿根廷在福克兰(又称马尔维纳斯)群岛争夺战中,英军飞行员用激光致肓性武器照射阿根廷飞行员,使阿根廷损失惨重,丧失制空权。这也是机载激光致盲性武器用于空战的世界性范例。当然,特种部队在遂行作战任务面对大量敌人时,或警察在面对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秩序时,通过采用低频小功率的红光或绿光照射,同样达到事半功倍的作战效果。照射式激光武器虽然有残酷的一面,也有怀柔人道的表现特征,这一点也写入了国际法。1995年,114个联合国成员国在维也纳的会议上将激光武器列入限制和禁止内条目,但对于非致命性激光武器仍然有争议,认为他不是死亡之光,应不属于限制和禁止内武器。限制也好,禁止也罢,世界各国仍以民用和医疗需要为幌子,静悄悄地进行激光武器的研发。
  激光武器试射,陆海空全面开火
  谈到俄罗斯的激光武器,必须从前苏联说起。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苏联科学家普拉哈罗夫和巴索夫发明了量子光学发电机。他俩联络了其他几位科学家联盟上书苏共中央政治局,谏言开发激光武器。苏“高层”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并责成时任苏军国防部副部长格列奇科向他们下达了激光武器研发的指示。
  第一款研发的是陆基移动式履带激光车,也就是“激光坦克”。试验很成功。激光打击顷刻致敌制导技术系统瘫痪,敌瞄准手被照射后视网膜受损而丧失战斗力。

  第二款“大地”2505型反导,反太空卫星装置,它是由“天体物理”科学工业联合会制造。
  第三款“终结者”2506型激光对空防御装置是由“金刚石”科学工业联合会生产。这两款激光武器试验都取得了良好效果,但后者试验后,没有厂家同意生产,原因是导弹防空效果似乎更佳。“终结者”被迫终结。
  接下来是海上试验。“北风”激光装备本应摧毁岸上目标,但1980年夏天黑海水域潮湿空气大量蒸发,“吞噬”了大部分光能,激光功效系数仅为5%,试验结果不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