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纽西兰清真寺枪击案:六个理解视角

相较于原住民行动者被视为国安威胁,攻击基督城的枪手却“逃过纽西兰情资单位的雷达”。专门调查情报机关与吹哨者的纽西兰记者道森(Suzie Dawson)撰文叙述,纽西兰安全情报局或是政府通讯安全局如何将记者与和平示威者当作“恐怖份子”与监视目标。去年底,纽西兰国会政府部门委员会的质问更揭露:包括纽西兰警察局等政府单位,挥霍资源监视像是“绿色和平”这样的非政府组织,或是纽西兰绿党,以及反对TPP(跨太平洋夥伴协定)的示威者。
  3月15日,位于纽西兰基督城中心地区的努尔清真寺(Al Noor Mosque)及郊区的林伍德伊斯兰中心(Linwood Islamic Centre)遭遇袭击。28岁的澳洲籍枪手持自动武器闯入清真寺向人群开枪扫射,造成50人死亡、50人受伤。事发之后,该国总理阿尔登(Jacinda Ardern)称这是纽西兰“最黑暗的一日”,并且随即颁布新法,加强枪枝管制。本文试图提供一些切入角度,理解这起纽西兰历史上最严重的袭击事件。

  大规模枪杀案后一周,基督城努尔清真寺外的祷告民众。(图片来源:Sanka Vidanagama/Rex/Shutterstock)一、“孤狼”叙事的局限
  事发之后,《华尔街日报》以及许多媒体随即宣称:凶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攻击,背后没有组织团体的积极支持,属于“孤狼”式(lone wolf)的袭击,这样的叙事,暗示了3月15日的悲剧,是一种可能发生在任何时间、地点、出于各种理由的疯狂行为。以“孤狼”此词描述或理解基督城恐攻,我们将无法掌握事件发生的历史、政治与社会背景,同时也排除了凶手属于某种更广泛“运动”的可能性。
  芝加哥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比劳(Kathleen Belew)将基督城恐攻视为一场“跨国运动”,其目标是“煽动种族战争”,攻击纽西兰则是该运动发起的一连串暴力事件中的一环。
  除了“反移民”、“伊斯兰恐惧症”的因素,比劳认为,如果将基督城恐攻放置于更广泛的“白人力量”运动(White Power)中,便会发现:包括去年(2018)10月美国匹兹堡“生命树”犹太会堂枪击案,以及今年2月美国海岸防卫队中尉袭击国会未遂...,其实是一系列相关的暴力浪潮,而非孤立的“反犹太”、“反移民”个别事件,或是出于其他政治动机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