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网络生物安全:大国博弈的另类疆域

网络生物安全形势可能恶化。目前,网络生物安全技术迅猛发展,全球发展不平衡问题是最大的安全问题。网络生物安全领域美国一支独大,从引领和影响世界生物科技创新和生物安全格局看,网络生物安全技术非常适合美国的科技优势和战略构想,经过3—5年的孕育,美国政府很有可能于2025年前后在网络生物安全领域开疆破土、呼风唤雨。

  网络生物安全是指网络安全、网络实体安全以及生命科学与生物安全等学科间的一种新兴交叉领域,旨在理解生命医学相关网络空间、网络实体及其供应链、基础设施系统遭受恶意监视、入侵以及其他有害活动侵害过程及其状态脆弱性,并为应对此类威胁事件,开发和实施预防、防护、削弱、调查和归因机制,维持相关科技产业管理系统的安全、竞争力与稳健性。
  近年来,网络生物安全融合网络安全,源于并超越生物武器、重大传染病、生物科技两用等经典生物安全框架,以一种颠覆性力量横贯生物科技创新链和产业链,并与国际网络军备、生物军控相互交融,成为影响国际战略稳定的新兴变量。对此新兴事物,宜保持清醒、放眼未来,下好先手棋。
  何以可能:网络生物安全的兴起逻辑与内涵
  催生网络生物安全形态的根本力量,根源于新一轮生物科技变革。当前,前沿生物科技创新,越来越依赖全球高端仪器装备(及供应链)和计算机网络。高通量测序技术、高性能基因编辑技术、生物大数据技术、合成生物学等使能工具的应用,标志着生物科技研究方法体系向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工程化转型。美国科学院《21世纪的“新生物学”:如何确保美国引领即将到来的生物学革命》报告强调,“信息是新生物学的基本单元”。生物科技研发的数字化是大势所趋,网络生物安全随之兴起也是势所必然。
  信息网络的安全问题渗透到生物科技领域。科研机构研发人员、企业生产制造人员、政府管理人员等使用计算机、智能设备来分析DNA序列、操作实验室设备和存储生物信息,但通常没有意识到新技术的便利通常伴随新的风险隐患。从DNA“特洛伊木马”数字攻击,到高价值的生物科技知识产权或敏感的个人健康信息被网络窃取,从关键的联网医疗仪器和设备遭受网络攻击,到“云”中共享的基因组数据完整性遭破坏和未经授权的访问等,相关的计算系统、软件和算法自带的网络生物安全风险,一旦放在“安全放大镜”下审视,安全漏洞的发现几率将激增。特别是科技系统、卫生部门、农业部门、海关部门、商业系统的生物信息资源集成、技术与物项的监测监管信息平台,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网络生物安全的新兴风险点。
  网络信息安全与生物安全互动,赋予既有生物安全框架全新内涵。网络生物安全技术通过操控信息,间接操控人和技术、物项,使得虚拟生物安全与现实生物安全之间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这样使得原本用于加速生物科技研发或产业化的尖端设备、装备、生产线,也被纳入生物安全系统。如果说,传统生物安全还局限于特定的生物产品(重大烈性病原体或毒素)和前沿技术的终端应用、局部物项等范围的话,那么新兴的网络生物安全则囊括整个生物科技研发和产业链条中的每个环节,成为工具方法安全问题、过程安全问题、科技安全问题、全产业链安全问题,这使得“生物安全”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显著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