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委内瑞拉与拉丁美洲大陆对美国扩张的抵抗

帝国主义这个反对委内瑞拉行动的国际阵线依靠美洲国家组织的秘书处、欧盟和它制造的利马集团,焦点放在更多类型针对委内瑞拉政府的指控,不承认马杜罗作为总统的合法性。“温和地说话,但是带着一根大棒”,仅仅是一种隐喻,美国政府的发言人经常的威胁,没有任何温和之处,在中央情报局的特工和战争罪犯之间分担这些威胁。明确的是他们自己一直在说对话的时期已经结束,他们不接受除了合法的尼科拉斯·马杜罗的政府下台以外没有别的出路。从这时出现唯一留给他们的道路在最粗暴的表达中是“大棒”:战争。

  美国的一个根本的战略目标是在那些它想占有其财富和自然资源的国家破坏社会的结构。在这个时期,委内瑞拉成为关键,因为它有美国想要的资源,但是也因为它是其他政治计划的支柱。作为美国帝国主义的大目标,目光似乎放在“委内瑞拉--古巴--尼加拉瓜”这个三角上。
  与此同时清楚的是美国的兴趣是推翻人民政府,在美国参议院的角色中已经有某些表示。当然乌拉圭也是一个目标,主要是因为象征性的事情。这两个国家在大陆南部地区是左派的灯塔。很清楚的是在所有这一切的背后是门罗主义。
  根据马克斯·曼纳林关于战争的现代理论的发展,关于美国的战略以三个级别的冲突为基础:一是国内对政治稳定的威胁;二是造成民众因为需要没有满足的不满;三是通过占领的渠道进行军事侵略,借口是提供“人道主义的援助”。记者本·诺顿进行的一项揭露以维基解密的出版物军队的特种行动部队的《非正规战争手册》为基础,同时使用金融的武器。
  门罗主义和罗斯福的“推论”
  20世纪初美国确认了它的门罗主义,西奥多·罗斯福1904年发表了他的“推论”,这样为他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干涉进行辩解。“你温和地说话,带着一根大棒,这样你到达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