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你们这样议论巴黎圣母院,问过雨果吗?

今天,当很多中国人在塞纳河边沉醉,为巴黎圣母院宏伟的大理石雕、斑斓的彩色玻璃而震撼的时候;也有很多中国人在圆明园大水法的残柱前扼腕、流泪。对人类文明遗产的珍视与喜爱,对文明遭遇破坏的惋惜和愤怒,这种心情是一样的,是可以共通的。更何况当年的“战利品”并没有“被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中国人也没有等到一句道歉,雨果泉下有知,或许没有合眼;历史的伤痕,也没有完全愈合。既然大多数中国人选择了宽容与原谅,我们也要宽容那些还不能接受宽容的声音。历史的审判很难代替现实的审判,抽象的理性很难抵过现实的认识,这是公正与理性实现之难。
  1865年3月23日,雨果在日记上写到:下雪,买下一大批中国的丝织品,卖主是个参加过远征军的英国军官,东西是他从中国皇帝的圆明园抢来的。15(英镑)360(法郎)。老天呐,整个中国在地上跌得粉碎!

  在后来选入中国语文课本的名篇——《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中,雨果写道: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那才是真正的物主。
  我们把平等不偏私称为公正,把相信公正的实现称为理想。然而159年过去,雨果当年期盼的历史的公正依然没有实现。
  从今天早晨开始,巴黎圣母院的一场火引发了中国舆论场的一场火。最新的舆论是,对那种把巴黎圣母院和圆明园联系在一起的声音严加批判,他们说,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以历史的名义发泄自己的情绪,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和“义和团”。

  巧了,巴黎圣母院和圆明园是能“混”一块的,还不是别人,就是雨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