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美国推翻委政府失败,欲将拉美“海地化”

  大多数居民已经安顿下来,加强对仇恨、死亡和破坏的激情;一种强烈的激情已经渗入生活所有的领域,面对个人的、社会的和文化的被动。跨媒体的权力发挥首要的作用,这是“散漫的机器”的命运,有意提供这种政治上的主观性,发出恐惧、痛苦、不团结、仇恨、嫉妒、不满、复仇、残暴和死亡。
  从这个主观的平台出发,瓜伊多和反对派发动了他们关于政治代价的鼓动演说,当时他认真强调“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代价,是对未来的投资”。
  借助忧伤的激情,他用一种威胁的运气最后表示:“我们准备为了自由做必要的事情。没有恐惧”。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打败战争的逻辑,我们如何脱离代表和参与的暴力的实践?如何重建社会的组织?如何打开对于共存、对话、连接的新目光?这是女社会学家马丽克伦·斯特林提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