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第二次“金特会”没谈拢,是因为准备不足吗

  第二次“金特会”的无果而终再次告诫我们,与特朗普打交道时 ,对于他的敢于冒险、喜欢投机、主意多变的特点,一定要注意严加防备。尤其是当前我国政府在与美国进行的贸易谈判中更应提高警惕,预有多手准备。

  备受瞩目的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在没有签署任何文件的情况下提前结束。有的媒体认为,问题出在朝美双方准备工作不充分上,在金正恩与特朗普会晤前没有完全弄清对方究竟想要什么和可以作出什么样的让步。有的人更认为是由于双方的领导人比较强势又有会晤的强烈愿望,而下面的技术官僚为了促成会晤故意隐瞒了双方的立场差距,结果双方领导人一碰面才发现彼此立场差距很大,也就无法再达成协议了。

  我认为,这些看法都是不对的。有以下三个理由:

  首先,朝美两国领导人会晤谈的是重大问题,双方工作团队在准备工作中不可能马虎和轻率从事。大家都知道,第二次“金特会”谈的是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对朝美双方来说都是有关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对朝鲜来说更是事关国家安危。而且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和第二次“金特会”又备受世界瞩目,光是到河内采访的外国记者就有三千多人,就足以说明问题。因此,双方的工作团队在事前的准备工作中绝不可能马虎和轻率从事,双方不谈出个基本的协议甚至是草签个协议或备忘录,是不会让两国领导人正式见面会晤的。

  其次,朝美双方相互之间严重缺乏信任感,在会晤准备工作中会更加重视摸清对方真实的意图和底牌。大家都知道,由于历史的原因,朝美双方都对对方抱有很强的不信任感,因此,为了弄清对方对本次会晤的真实意图,特别是对方想要什么和可以作出什么样的让步等问题,都会想方设法来摸清对方的底牌,不仅要在面对面的会谈中反复“摸”,还会用各种方式甚至包括电子侦察、窃听等特种手段来查实和验证。

  第三,朝美双方领导人强势,工作团队更不可能在准备工作中马虎和轻率从事。应该说,金正恩和特朗普确实都比较强势,但是,正是由于双方领导人强势,工作团队才更不可能在准备工作中马虎和轻率从事。大家都见过,在日常工作中,在厉害的领导手下干事的人,谁也不敢马虎,又何况在强势的国家领导人手下干事呢?

  由此可见,说第二次“金特会”没谈拢是因为准备不足,这种看法完全是主观臆测,是不符合事实的。

  那么,第二次“金特会”没谈拢,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我认为,从根本上说,是因为朝美双方在“朝核搏弈”上的基本目的有很大的不同:朝鲜的基本目的是希望在尽量保住已有核能力的情况下,使美国解除对朝鲜安全的威胁,当前首先要解除或减轻对朝鲜的制裁;美国的基本目的则是让朝鲜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而美国则继续保持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可见,双方在“朝核搏弈”上的基本目的差距很大。

  至于第二次“金特会”没谈拢的直接原因,从会晤后朝美双方的说辞,我们可以大致做出判断。

  第二次“金特会”提前结束后,当地时间2月28日下午2时许,特朗普在其下榻的越南河内万豪酒店举行记者发布会,介绍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情况。特朗普表示,因为朝鲜提出终止制裁才缩短“金特会”。

  在此之后,朝鲜外相李勇浩于3月1日凌晨举行记者会,反驳特朗普在2月28日朝美峰会破裂后的说法,强调朝鲜并未要求解除全部制裁,而是提出取消部分制裁,具体包括联合国涉朝制裁11项决议中2016-2017年通过的5项,即要求首先解除有碍民生的制裁。为此朝鲜愿意在美国专家的参与下共同永久废弃宁边地区生产浓缩铀和钚等的工厂,但美方却要求朝鲜采取其他的弃核措施。

  美方媒体解读,华盛顿认定朝鲜在宁边之外至少在一个叫降仙的地方有其他铀浓缩工厂,美方要求朝鲜关闭所有这些核设施,才能换取减轻制裁要求。

  从上面朝美双方在第二次“金特会”提前结束后的说法,我们可以推断,造成第二次“金特会”无果而终的直接原因,可能有以下三种情况:

  第一种可能:双方的工作团队在第二次“金特会”举行前的准备中,已经谈好朝鲜以永久废弃宁边地区的核设施来换取美方减轻制裁,但美国在第二次“金特会”即将举行直前,刚刚获悉朝鲜除宁边地区的核设施外,至少在一个叫降仙的地方还有其他的铀浓缩工厂,但此时河内“金特会”的日程已定并且已经对外公布,加之特朗普又急于想在迫使朝鲜弃核问题上取得进展,因此,就决定冒险试一试,要求朝鲜关闭所有核设施,谈得成最好,谈不成美方和自己也没多大损失。结果,当特朗普在会晤中提出这个要求时,被金正恩拒绝,特朗普也就不答应减轻制裁了。

  第二种可能:双方的工作团队在第二次“金特会”举行前,已经谈好朝鲜以永久废弃宁边地区的核设施来换取美方减轻制裁,但在会晤举行之时美国国内的政治形势出现了不利于特朗普的变化,特别是美国众议院在2月26日投票通过了一项决定取消特朗普就南部边境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决议,这一决议即将被提交至参议院进行投票;2月27日,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又在国会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时,当众披露了特朗普在参选及就职后的“违法行为”。这样,特朗普感到,如果在此种情况下与金正恩达成上述交易,会遭到美国国内的强烈批评,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很不利,于是就临时变卦,对金正恩又提出了额外的要求,结果导致峰会破裂。

  第三种可能:双方的工作团队在第二次“金特会”举行前,已经谈好朝鲜以永久废弃宁边地区的核设施来换取美方减轻制裁,但在会晤举行之前,特朗普觉得朝鲜急于要美国解除或减轻制裁,于是他临时起意,决定借机提高要价,向金正恩进行敲诈,结果被金正恩拒绝。

  从以上三种可能造成第二次“金特会”无果而终的情况看,都是由于美国特别是特朗普临时起意变卦造成的。从特朗普上台两年多的表现来看,他也确实具有敢于冒险、喜欢投机、主意多变的特点,因此,在第二次“金特会”中出现以上三种情况也都是有可能的。

  第二次“金特会”的无果而终再次告诫我们,与特朗普打交道时 ,对于他的敢于冒险、喜欢投机、主意多变的特点,一定要注意严加防备。尤其是当前我国政府在与美国进行的贸易谈判中更应提高警惕,预有多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