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正文页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总统与防长:何以从拥抱走向决裂?

  鲍勃·伍德沃德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

  例如,在迟迟无法推翻叙利亚现政权情况下,特朗普2017年4月曾狂躁地打电话给马蒂斯,想暗杀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让我们他M的杀了他!”马蒂斯挂了电话之后,对一名高级助手说,“我们不会下那样的决定,那需要更多的评估”。最终,美军没有执行总统的疯狂命令,而是对叙实施了更传统的空袭打击。

  在马蒂斯眼中,特朗普喜怒无常,听不进逆耳忠言,他虽然不公开顶撞总统,但曾向下属吐槽,总统的理解力就相当于一个五、六年级的小学生(a fifth- or sixth-grader),吐露对总统的不满和蔑视。

  三是马蒂斯身边政见不合的同僚与日俱增。据《纽约时报》报道,除了与特朗普的分歧之外,马蒂斯还与国务卿蓬佩奥以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立场不一致,博尔顿和蓬佩奥更偏鹰派。今年3月27日,博尔顿履新安全事务助理前后,当被问及两人之间的巨大分歧时,马蒂斯承认分歧存在,但同时表示,围绕不同观点的激烈辩论将给总统更多的选择。

  博尔顿和马蒂斯在伊朗等议题上分歧明显,博尔顿希望全面撕毁伊核协议,马蒂斯则一直敦促特朗普履行这份“不完美的协议”。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特朗普不顾欧洲盟友和多国反对,高调撕毁协议,强硬对待伊朗,对外政策完全倒向国安团队的同时,也表明马蒂斯领衔的国防部逐渐失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