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当前位置:战略网 > 正文页

警惕美国通过印钞机征服他国产业

  换句话说,中国在对外开放的历史中,从国际资产负债的净值看,中国作为资本输出大国实际上没有引入一分钱的外资,却白白“卖”掉了几千亿美元的实体经济,损失了许多的民族品牌,肢解了许多产业链,拱手出让了许多资源。全球化给中国带来了可怕的财富循环:中国出口导向—美元储备—循环回美国—(美元投资)收购中国实体经济—美元储备增加—循环回美国。

  这种用实体经济换取虚拟债务的全球化,不是中国崛起之路。中国崛起呼唤保护主义。

  这种虚拟债务的大量积累,还会影响中国的金融政策的自主性。

  大量的外汇储备使人民币面临升值压力。货币升值和升值预期可能给一个国家带来许多负面的影响。

  过高的外汇储备,增加了维持自主货币政策的经济成本。为了维持自主的货币政策,控制自主货币发行量,央行必须冲销美元流入带来的货币增量。具体做法是,对流入的美元进行消毒。每流入一美元,就增发等值的人民币债券,回笼人民币,以维持国内货币供给量不变。央行实施这种货币政策的成本(利润)是人民币利率与美元利率的差价。

  过高的外汇储备,增加了美联储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减少了央行实施金融政策的自主选项。

  过快的外汇储备增长,扭曲中国货币供应结构,进一步压缩内需,进一步推动出口导向,进一步导致发展抑制。如前所述,央行为了维持货币发行量的稳定,对流入的每一美元都要发行等值的人民币债券来回笼货币。这种方式维持了货币发行的总量,却可能扭曲货币发行的结构。持有美元和购买人民币债券的可能是不同的群体。这种国际社会通用的政策手段,导致大量货币从购买人民币债券的人手中,流向持有美元的群体手中。